【叶黄】有种你别删啊

前文:http ://try-to-fly.lofter.com/post/403de7_d7b9230


俗话说地球少了谁都是要自顾自地转的,黄少天这当口卡文卡得如鲠在喉,宅在家里生蘑菇,也没挡住论坛上平台上微博上一片的热火朝天。荣耀平台组织的见面会出席的嘉宾也差不多确定下来了,画圈的秋木苏,一叶之秋,鸾辂音尘,鬼刻等,写手圈的王不留行,生灵灭,百花缭乱,索克萨尔等,还有早已下海的CV一叶之秋(不是画画那个),翻唱的唐三打等人加盟,搞得轰轰烈烈。黄少天安静地躲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跟自己散乱的思路搏斗,激烈到差点精分,宅得很有些仙山无日月的意思。

 

这期间他更了两回文,更了就删,还是快不过君莫笑。他顶着流木的马甲去论坛的楼里面辩驳了几句,被自己的粉丝怼的找不着北,最后也只能苦笑自己活该。君莫笑本人倒是挺好说话的,有事没事还私信找一找他说话,楼里面的更新也标上了待删的字样,只等夜雨把定稿发上来就删楼层。既然如此,黄少天也不好不给人面子,一来二去就和那个君莫笑聊了起来,算是给自己找个发泄的出口。

 

君莫笑这人还挺有意思,语气都是轻飘飘的,带着点淡定和嘲讽的意思,再咂摸一下,就显出真诚来。虽然是欠揍了点,大不了就怼回去呗,十次里黄少天九次占不着上风,捡着一回就够他乐一阵子了。就这么一来二去的,倒是跟这个让他烦得很的人熟了起来,交换了名字,黄少天差点就将这个君莫笑引为知己。

 

流木:老叶老叶老叶出来

流木:老叶?人呢人呢人呢人呢,别装死啊,我知道你在!

流木:喂喂喂?

君莫笑:刚去打了一把RY,卡文了?

流木:别提卡文还能做朋友!

流木:你也打RY?几区的?一起啊?

君莫笑:第十区

君莫笑:怎么,少天大大需要人带飞?

流木:我靠谁带谁还不一定呢,我很厉害的,走一盘?

流木:快点,我ID流木,加我好友

 

神说要有光:少天?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这是你的号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

 

叶修那边刚取了耳机戴上,中气十足的青年音灌了满耳,笑声里好像有破碎的阳光在跳,跳一下,再跳一下。叶修勾着嘴角等着黄少天笑完,对方看来是最近没怎么笑过,憋得久了,笑到气喘得有点急。“我们下一步干什么?”“打本还是?”黄少天笑着笑着才发现对面没有声音,“喂?”“少天。”黄少天小小地靠了一声,叶修是烟嗓,有点哑,还在青年音的范畴里面,叫他的名字时候语调熟稔。这么直接地叫他少天的,往常只有索克萨尔——他同为写手的老同学。黄少天有点别扭,转念一想,都是大老爷们,随他去吧。

 

“老叶我们去打什么啊?”“埋骨之地?”“低级副本有什么好去的。”“来就是了。”

 

流木和这个神说要有光都是未满级的号,两人刷五人低级副本,黄少天略有些奇怪。埋骨之地的地图就是一片坟地,风景也没什么好看的,小怪都是丧尸骷髅一类的死灵生物。黄少天还在怀疑叶修是在这面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跟着叶修一路打下去也渐渐放弃了猜想,叶修的操作相当漂亮,黄少天这一路堪称神清气爽,话都多了几分。叶修还是蛮欠揍地跟他开嘲讽,黄少天嘴下不饶人,垃圾话质量不行就比数量,叶修听着黄少天叽里呱啦地嘴下不停,这才有了对方是个话唠的意识。

 

难怪都说他吵,叶修手下放了一个天击,将冒出头来的骷髅小怪穿成一个串,耳边黄少天操作着流木叮叮当当的击剑声连绵不绝,叶修听着听着就又勾起了嘴角。吵是吵点,阳光也晃眼睛,还是会让人心情好。

 

“诶哟这里有个缝啊。”神说要有光刚好把一个小怪捅进了石缝里,“你这是干什么?”“三个小怪叠加死在石缝里,里面的僵尸就出不来了。”“是吗?”黄少天开了个拔刀斩冲了上去,劈、刺、砍过后,一个落凤斩把小怪砍进了石缝。

 

凭他俩的操作,这个小副本很顺利地刷到了底,黄少天的声音都要飘起来,“老叶你操作不错啊,刚那个天击抓的时机真好。”叶修摸着BOSS,间或嗯两声示意自己在听。“等等,老叶,你这个打法要不是我操作好就要团灭了,你怎么知道我操作好的?你认识我?”叶修想着,果然,瞒不过他。黄少天这人开朗到让人觉得肤浅,又话多,一张口都是瞎扯,和谁都聊得来,都是表象。都是表象,要不是叶修早已从黄少天笔下的文字里窥见些本质。

 

黄少天是无可救药的矛盾体,人畜无害的暖洋洋的姜黄色毛皮下有坚硬的骨骼,好友遍天下而知己寥寥,一边执着地相信着缘分等虚无缥缈的字眼,一方面冷静、清醒的近乎于不近人情。

 

叶修知道黄少天这个问题没有他的语气那样满不在乎,黄少天话太多,一两句的真心话和一堆废话裹成一团,找不到头尾。叶修点了根烟叼在嘴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少天大大,所有的ID都用一样的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你还记得你有个叫流木的微博账号吗。”黄少天那边一声卧槽就传了过来。

 

黄少天一拳砸在桌上,没使力气,就是想要发泄一下情绪。这下他可知道君莫笑那么快的手速是怎么来的。流木是他不为人知的小号,在微博里面做个段子手,发一发自己写的小段子,小故事,还有日常的一些琐碎的记录。以他的性子,每次写完更新都忍不住上去嚎几声,也不说自己更新了,就是上去发一些哈哈哈哈和自恋的废话。

 

谜题解开了,黄少天还是觉得不舒服,有点像是被人扒了衣服看光的感觉。他不太想把一些东西展示给人,但还是忍不住寂寞,顶着层马甲说一些心里话。匆匆地和叶修说了再见,黄少天在电脑椅上瘫了一会儿,还是登上流木的微博,发了一句“就这样吧。”然后将新更新的章节扔上荣耀平台,自己回床上裹了被子,一夜无梦。

 

 

 

第二天黄少天起来看更新下面吵得翻了天,剧情刚走入一个小高潮,孤身一人的主角在浩瀚的宇宙中面对着数不清的未知,一群人为主角操碎了心,讨论着剧情的走向,猜测着即将有什么展开。黄少天又回去浏览了一遍自己昨天发上去的章节,毫不犹豫地点击了删除,然后去论坛里逛了一圈。

 

吐血的人果然不在少数,君莫笑也刚在新的更新下标了一句待删,黄少天丝毫没有愧疚感的打算去看个电影,就在这时,私信开始闪起来。

 

君莫笑:少天啊

君莫笑:有种你就别删啊

 

草!没种!

——TBC——

再有一个尾声就结了,无意趣晚些更新,还是说一句,新年快乐。


评论(35)
热度(254)

© 不行于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