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喜欢的人,做快乐的事,不问是劫是缘。”

倒数第二段划重点!!!!!!!
场贩可以免运费还有无料领,大家快去找她玩喔!!!!!!

恬柒:

今晚零点预售结束,做一个非常简陋的终宣。

本宣点这,双人合志预售:二度

蹭个tag主要想说明下面这一段:8.26的cpsp摊位上会发三月插图的无料明信片;已购买本子的GN可以过来私信我,加我联系方式后以购买凭据换无料,会在背后写点什么然后寄出,非常感谢支持与厚爱~♥

插图在 @三月九日清晨雨 首页就能看到~


【叶黄】滑板失格

提前祝大家七夕快乐,我终于能用柿饼这个tag啦!是之前的脑洞写的小甜饼。祝阅读愉快。

和宝贝儿恬柒的合志还有两天预售截止,踢一脚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09.2.0.0.7e132e8dRSVcd6&id=573039309310&_u=g200h7u0b087


滑板失格


“Hello,正在观看直播的大朋友小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在这么好的天气收看你们帅气的剑圣大大的直播。”黄少天打了个响指,镜头配合地抬起来给大家看了一眼蔚蓝的天,很快又聚焦回黄少天的脸上,似乎是在边走边拍,画面左...

【叶黄】致以比臭屁还臭的问候(一)

和宝贝儿恬柒的双人合志的一个中篇。会在预售结束后放出全文。

踢一脚本宣http://tqhypnotic.lofter.com/post/1d8b9220_eeade5b5


我流怪盗paro,埋了很多我喜欢的彩蛋和伏笔,全文只有叶黄,希望大家喜欢。


PART 1.一个算是陌生的男子的来信


敬告诸位,

        我将于满月之时,取走“神像之眼”...


[本宣]叶黄双人合志《二度》

嗯………………还是这样,喵。
(继续虚到卖萌……)

恬柒:



[Second Time Around]



预售已经开启,地址:《二度》


8.10从热度中抽取两人分别赠送一本,希望大家随手红心蓝手,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刊名:《二度》


作者:恬柒、 @不行于世 


字数:15w+


CP:《全职高手》叶修x黄少天


内容:中短篇合集


G文:  @卷耳。 、 @Vermiss 


封面设计: @4IIIITong...

【叶黄】不完全逃生指南(二)

隔了快一年了,差点忘了这一篇。

http://try-to-fly.lofter.com/post/403de7_110c4abb久远的(一),前文可戳单独tag

不打架只逃生,以苟为目的的不正经丧尸文。


二.感激被痛骂无数次的体测和死都学不会的网球


连着两周,张佳乐大包小包地往寝室里搬他的快递,各式各样的纸盒子撂在寝室地上,散落各处,郑轩那个习惯拖着走的被绊了很多次,终于学会了抬抬他那尊贵的脚避免摔跤。除此之外,倒也没什么事发生,只有期末考试随着逐渐升温的风一起到来。黄少天这天从明德楼复习归来,推开寝室门甫一迈步。结结实实踢在一个长条状的盒子上,差点一个狗啃地,张...

【叶黄】人间(三)

抱歉来晚了,最近很忙。

这一章的更新要感谢我心友柒柒催稿。


(三)腹地


荒草丛生的戈壁滩上驻扎着十余座帐篷,喇叭状的监视器固定在圆盘状的机器上甩着头到处乱晃,叶修踩着棱角分明的碎石回来,看见这么个小东西忍不住挑了挑眉,笨拙的圆盘卡在一块大一点的石头前面,轮子打着空转,他伸手打算拉一把这蠢笨的机器,谁知它突然伸出蜘蛛样的八条腿,迈过石头自顾自溜达走了。叶修愣在原地眨眨眼,帐篷边上倚着一个人,“噗嗤”地笑了一声。“哟,老板娘,这又是哪儿来的。”叶修打了个招呼,歪头向陈果示意。“小罗弄出来的玩意儿,他前两天在垃圾山捡回来一份说明书。”陈果无奈地甩了甩手,“本来是拿来扫地的。”叶修边脱外...

【叶黄】(二)枪火

(一)http://try-to-fly.lofter.com/post/403de7_12b82864

(二)枪火


自各个隔离区被划分开来已有数十年,不同的区块自由地发展成了不同的样子。污染程度轻的前三区依旧维持着旧时代的繁荣,也是这个星球上仅存的科技生长的温床。从第四区开始,硝烟、战火、死亡开始逐步地笼罩大地,宛若撒旦漆黑的羽翼,隔离天日。黄少天他们现在正在第五区——一个以好战和混乱出名的区块,即使是坐拥第一区一半天下的霸图佣兵团路过这里也只能低调地尽量避开纷争,在这里,血、刀光、枪声、炮火,飞扬的黄土才是主宰。


黄少天趴在方向盘上吹口哨,他睡了一觉起...

【叶黄】(一)鸿飞

我流废土+向、哨

新连载,谢谢大家。


出于题目的原因

走这里「【叶黄】人间(一)」

【叶黄】重逢

突如其来摸一条鱼。


长途巴士里,空气粘腻地裹着不同质感和色泽的味道,窗框边凝结的水流肆意蜿蜒出污痕,车轮不情愿地往前滚带着巨大的抱怨声。


于是黄少天的梦里,同样有了声响和气味。或浓或淡的青蓝色烟雾,裹着一个人,他颜色浅淡的唇一张一合碰撞出让人不愉快的动静,黄少天在梦境里焦急地重复,我听不清、我听不清,你再说一遍。


他就真的又说了好多遍,最后黄少天听懂了。一颗心忽悠下沉,五脏六腑一起坠得生疼。


“少天,我要结婚了。”


黄少天睁开双眼。深夜了,蜷缩于各自座位上的人都在睡着,司机沿着固定轨道驾驶着这不驯服的老爷车,像是上了...

【叶黄】乍暖

元宵快乐,答应了情敌儿要写的


南方的冬天就应该被扔进甩干机里逛荡逛荡,叶修轻轻地张开口呼出一小团寒冷的水汽,他又提了提围巾,只剩一双眼睛露在外边。握着手机的手缩进袖口,指尖在外面冻得通红,手机屏幕灭了下去,叶修点了两下都没点开,黄少天便伸手接过来,“老叶你手怎么都冻僵了。”他吓了一跳,忙用另一只手握住叶修的指尖。黄少天怕冷,穿得严严实实,手一直揣在兜里,掌心藏着个小火炉,烫得叶修指尖有些微针刺的疼。他带着黑色的口罩,扣着羽绒服的帽子,睫毛上挂着霜,叶修被他拽着,从指尖那里窜出看不见的花,噼里啪啦一路开进他心里,痒得不行。


叶修盯着黄少天的睫毛看了会儿,低着头的那人放...

1 / 4

© 不行于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