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怕情多累美人

【叶黄】人间(三)

抱歉来晚了,最近很忙。

这一章的更新要感谢我心友柒柒催稿。


(三)腹地


荒草丛生的戈壁滩上驻扎着十余座帐篷,喇叭状的监视器固定在圆盘状的机器上甩着头到处乱晃,叶修踩着棱角分明的碎石回来,看见这么个小东西忍不住挑了挑眉,笨拙的圆盘卡在一块大一点的石头前面,轮子打着空转,他伸手打算拉一把这蠢笨的机器,谁知它突然伸出蜘蛛样的八条腿,迈过石头自顾自溜达走了。叶修愣在原地眨眨眼,帐篷边上倚着一个人,“噗嗤”地笑了一声。“哟,老板娘,这又是哪儿来的。”叶修打了个招呼,歪头向陈果示意。“小罗弄出来的玩意儿,他前两天在垃圾山捡回来一份说明书。”陈果无奈地甩了甩手,“本来是拿来扫地的。”叶修边脱外...

【叶黄】(二)枪火

(一)http://try-to-fly.lofter.com/post/403de7_12b82864

(二)枪火


自各个隔离区被划分开来已有数十年,不同的区块自由地发展成了不同的样子。污染程度轻的前三区依旧维持着旧时代的繁荣,也是这个星球上仅存的科技生长的温床。从第四区开始,硝烟、战火、死亡开始逐步地笼罩大地,宛若撒旦漆黑的羽翼,隔离天日。黄少天他们现在正在第五区——一个以好战和混乱出名的区块,即使是坐拥第一区一半天下的霸图佣兵团路过这里也只能低调地尽量避开纷争,在这里,血、刀光、枪声、炮火,飞扬的黄土才是主宰。


黄少天趴在方向盘上吹口哨,他睡了一觉起...

【叶黄】(一)鸿飞

我流废土+向、哨

新连载,谢谢大家。


出于题目的原因

走这里「【叶黄】人间(一)」

【叶黄】重逢

突如其来摸一条鱼。


长途巴士里,空气粘腻地裹着不同质感和色泽的味道,窗框边凝结的水流肆意蜿蜒出污痕,车轮不情愿地往前滚带着巨大的抱怨声。


于是黄少天的梦里,同样有了声响和气味。或浓或淡的青蓝色烟雾,裹着一个人,他颜色浅淡的唇一张一合碰撞出让人不愉快的动静,黄少天在梦境里焦急地重复,我听不清、我听不清,你再说一遍。


他就真的又说了好多遍,最后黄少天听懂了。一颗心忽悠下沉,五脏六腑一起坠得生疼。


“少天,我要结婚了。”


黄少天睁开双眼。深夜了,蜷缩于各自座位上的人都在睡着,司机沿着固定轨道驾驶着这不驯服的老爷车,像是上了...

【叶黄】乍暖

元宵快乐,答应了情敌儿要写的


南方的冬天就应该被扔进甩干机里逛荡逛荡,叶修轻轻地张开口呼出一小团寒冷的水汽,他又提了提围巾,只剩一双眼睛露在外边。握着手机的手缩进袖口,指尖在外面冻得通红,手机屏幕灭了下去,叶修点了两下都没点开,黄少天便伸手接过来,“老叶你手怎么都冻僵了。”他吓了一跳,忙用另一只手握住叶修的指尖。黄少天怕冷,穿得严严实实,手一直揣在兜里,掌心藏着个小火炉,烫得叶修指尖有些微针刺的疼。他带着黑色的口罩,扣着羽绒服的帽子,睫毛上挂着霜,叶修被他拽着,从指尖那里窜出看不见的花,噼里啪啦一路开进他心里,痒得不行。


叶修盯着黄少天的睫毛看了会儿,低着头的那人放...

【18H/叶黄】不可貌相

“少天啊,就成个亲嘛。”


“黄少黄少,兴欣那个老不要脸已经来第六次了。你还不同意啊?”提着把重剑的小少年追着黄少天到处跑。黄少天扫了眼卢瀚文,手一抬,一个漂亮的剑花堪堪停在卢瀚文眼前,剑尖散发的寒气将他额前碎发白了两缕。“告诉队长,撵出去,我说的。”“不愧是冰雨!真厉害!”卢瀚文捻了捻冻住的额发,两眼发亮,“可是黄少,队长撵了,他不走。”小少年扁了扁嘴,“我们又打不过他。”黄少天收了剑,啧了一声,竖起来的长发在脑后一甩,皮靴的跟敲在地上,踩着战鼓一样的节奏走了。


蓝雨佣兵团坐落于森林深处,花岗岩铺就的路面边缘长了茸茸的青苔,细小的藤蔓打着卷,...

【叶黄】以梦为马

给 @放飞自己一个落‎´•ﻌ•` 的生贺。

我亲爱的草——落落生日快乐。【bgm:dream——thunse】


黄少天有一个藏了十几年的秘密——要从以前开始说。


小时候的黄少天一直相信自己能飞起来,总有一天他一伸手,就能触碰到天边的星辰。黄少天有许许多多支离破碎的梦境,它们色彩绚烂仿佛是被打碎了的画。十五岁那年,黄少天在梦里见到一只鸟。它伸展开的双翼长约三米,雪白的羽毛尖端折射出浅淡的蓝,像是大海上的冰川,它有深蓝色的眼睛和金黄色的鸟喙。它停在茫茫的草原之上,金色的眼睫垂下来半盖住眼,像是日出

【叶黄】闻光

给楼徙徙《摸骨》的G文,解禁了放一下,《摸骨》写的很好,希望大家去看看。 @楼徙 戳这里哦


闻光


闭上眼睛后,世界如潮水般向他涌来。


失去视觉的人,所有的感觉都会变得敏感起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来,周围温热的空气低了一两度,然后有点远的地方有稀稀落落的水声。叶修闻水声而去,伸手去触摸热源,入手是干燥的棉的质感,很柔软。叶修用力地攥了一把,茫茫然地醒来,床铺摸起来还是体温的热度,黄少天大概是去了卫生间,叶修翻了个身转向那边。


“咦,你醒啦,不再睡会儿?”黄少天将拖鞋甩在地上,急匆匆扑进...

扩一下啦WWW。恭喜本子出生

楼徙:

「一个普通的爱情故事。」

(因排版及制作工艺有变动,本宣信息请以文字版为准。)


刊名:《摸骨》
题材:现代架空
作者:楼徙
封设: @商容三叶 
排版:突然写诗
校对: @樱。 
G文: @公子甜白°   @不行于世 
特邀绘师: @关爱孤寡老湫(¯﹃¯ԅ) 

规格:A5
页数:126p
工艺:封面典雅纹,内页100g道林。
定价:35R(赠送明信片x1)
预售时间:11月18日20:00-12月10日20:00

全本包括:正文...

【叶黄】不完全逃生指南(一)

承蒙厚爱无以为谢,无意趣不坑,开一篇我流丧尸文,不打怪只逃跑。


一.请原谅并宽恕你幸运E的室友


改变黄少天命运的那天是个周末,502寝四个人剩他和郑轩懒懒地赖在床上,方锐拽了隔壁寝的老林跑出去享受生活,张佳乐上个月为了个耳机花光了生活费,被迫出去找了份兼职,在咖啡店跑腿。


工科院校里面都不把人当人看,实习和实验两位大哥锤炼得各位小伙子彻骨的酸爽。好不容易到了周末,补觉的补觉,出去玩的出去玩。郑轩这种能懒就懒的死宅到现在还窝在床上,被子拱成一团不知道干啥玩意儿。黄少天手底下机械键盘敲得节奏爆裂,打开的《荣耀》界面上剑光霍霍,对面举着伞的一...

1 / 3

© 不行于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