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有种

前文走:有种你别保存
有种你别删啊


终究是拗不过枪淋弹雨的苦苦哀求,看在他做自己编辑顶着他删文的压力替他争取作品的推广和编排的份上,黄少天还是答应了他会出席。在后台的时候他目光扫了一圈,没见到陌生的脸,失望之余也松了口气。


见面会还在准备,没有放人入场。黄少天整了整衬衫领口和袖口,拨了拨额前喷了一点发胶的碎发。袖扣是他生日时候朋友送的,蓝色的琉璃扣内部刻了个精巧的徽章,出自他最喜欢的科幻电影。袖扣点缀着他洁白的袖口,勉强有了作家的样子。

敲键盘的职业,也配称为作家吗?自言自语所发出的声响有人能听见吗?黄少天有时觉得人生就像他最喜欢的那部科幻电影,孤单地漂浮在浩渺的宇宙中,从生到死。

所以他规划好了自己的主角的命运,他会遇见很多很多生物很多很多事,然后他会在宇宙的尽头安然老死。

朝闻道,夕死可矣。

快餐文化的时代,悲剧和喜剧看起来都没什么质量,一个个方块字按住了删除键不放手,迅速地就会清成白纸。黄少天自问没有让人记住他文字的信心,也不希望谁从互联网上跨越次元的距离来接触他。

他最开始看见一叶之秋的画的是在微博上,没有任何配字的一张图,点开的时候占据了整个桌面,黄少天被震得失语。该怎么形容呢,形容不出来,找不到合适的句子和词语。

只有黑白灰三色,没有主角,画面上是站在最高点俯视的城市图,残垣和高楼俱在,车流在城市内部穿梭,最外圈护城河把城市圈在它的臂弯。分明是静止的画面,黄少天却觉得车流不息风在流动,到处都有灯光亮了又暗。

他愣了很久,动手去翻一叶之秋的微博。头像是歪歪扭扭地一个用画图软件写的叶字,一切都是系统默认,简介里写着嘉世画师,再无一字。所有的图都没有解释和说明,大多标着两个字:商稿,偶尔会有一两句的图文似乎全然无关的句子。关于这个画手的一切都像个谜,姓甚名谁都一无所知。

而黄少天就这样喜欢上了一个他一无所知的人,不是想要谈恋爱的感觉,他从一叶之秋的画中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一切。

画如其人,能撞入人心底的东西里,一定有画师、工匠、或是作家的灵魂。

一叶之秋的风格很广,不像一般的画师会有限定的题材和表现方式,他选择的题材和表现手法多种多样。黄少天电脑里专门存了一叶发过的所有画。手绘到CG,应有尽有。他的电脑桌面是当年惊艳的那张城市。

一叶常年不说话,盗图的人,黑子喷子从来不少。有一段时间一叶被指控为抄袭,又和嘉世解了约,网络上骂声四起。黄少天一遍遍刷新着网页,为了一个和他本不相干的人愤怒,收集着能证明他清白的证据。

他最难过的时候刷出了一叶的一条微博,不是张画,是张照片,照片上是一摞摞画过的本子,旁边放着几筐用废的笔。

黄少天突然间就平静了。有些人根本无须遇见,你知道他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存在,他以他的方式将他想传达的东西传达给你,尽管中间会有很多信号的错接。

但这就够了。

谁都不是圣人,修长的或者粗短的手画出来的画只有技艺上的分别,然而很多作品都是脱离了作者才纯粹。一件精美的陶器,它存在就是美的,让你看到捏陶土的粗糙变形的手指、砸进陶土中的面容普通甚至丑陋的中年人的汗水,这份美在很多人眼中就打了折扣。

没见到一叶,黄少天失望之余有点庆幸。


见面会下午一点开始,黄少天的位子在边上,旁边空了一个位子,队伍已经排开,那个位子上还没有人来。黄少天无暇去看空着的是谁,他挂着微笑看在他面前排队的粉丝们,尽量让自己上相一点。差五分开始的时候旁边儿坐下一个人,黄少天瞄到了那人有一双堪称完美的手,那人手中夹了根签字笔,像掐着烟。他伸手摆正倒扣的牌子,前面排队的人群爆发出一阵尖叫,唬得黄少天扭头去看,一个草字溜出口半边儿。

一叶之秋。

手机震了一下,是他那该死的编辑来通知他一叶之秋是个男人,嘲笑他的女神变成了男神。黄少天干脆利落地打了一大串字去怼他,然后便关了手机回到工作模式,在脸上挂了个笑容。

他不懂,黄少天对一叶之秋的喜欢不会受性别的影响。他只是别扭,像是远在天边云端的美人袅袅下凡,只怕是沦落成凡间的西施。

整一个下午的签售黄少天目不斜视,要他签的东西太多,他全身心投入只想写的再快点,旁边儿的人写了什么说了什么他都没注意。

人群散去,只剩零星几个磨着保安希望能蹭到签名的人,黄少天和旁边儿的那人一起往后走。黄少天有点尴尬,打算找个话题,那人微凉的手扯住了黄少天的手腕。“少天。”他说。黄少天想着,你谁啊就叫我少天,然后就是头皮一炸,这声音太过熟悉,黄少天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人,“君莫笑?!叶修?!”“咳,是我。”“卧槽你他妈的是一叶之秋?!”“嗯,是。”

人生好像是在逗我。黄少天面瘫着脸,一叶之秋,君莫笑,叶修,三位一体,拼凑出一个对他来讲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形象。黄少天有点惊慌,他期待着全新的改变,又怕这样的组装抹去他早已熟悉的痕迹。

叶修带点笑意地看着他。他长得很普通,但是有种气质,像是眯着眼睛慵懒躺在阳光下的老虎。这种气质和黄少天心里那个一叶之秋完美重合。温柔而内心强大,通透而慈悲,再加上曾经独属于君莫笑的骄傲、嘲讽,构成了这样的一个叶修,在带着笑看着他。

“老叶你他妈也不早告诉我一声,我靠你让我静静我现在很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是谁也不是你……”黄少天扶了下额头,叶修笑的收不住,“老叶你能不能别笑了你笑得我慎得慌……”“少天,为什么静静是谁都不能是我,嗯?”“你他妈明知故问是吧,怎么可能是你,少自恋了,你他妈拿着君莫笑的时候,我就该知道你脸这么大。”黄少天缓了口气刚想接着说,“少天,我喜欢你,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黄少天再一次愣了。他慌乱地去看叶修,叶修还挂着止不住的笑意,眼睛是认真的,黄少天看了几眼,确定叶修没在开玩笑。叶修在他问题问出来之前开口解释,“没什么,就是很喜欢你,今天是为你来的,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就该是这个样子的。”

黄少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叶修太懂他让他觉得慌乱。

叶修拽着他手腕把他扯回了后台,黄少天少见地安静下来,手腕被叶修拽着的地方很烫。他觉得很迷茫,叶修很体谅地给了他时间叫他考虑考虑,黄少天领了这个好意,目送叶修踩着斑马线横过马路,叶修的背很直,衬衫贴着蝴蝶骨,他踩过斑马线重新走进人群,黄少天突然想大喊,想叫叶修回过头来,想跟他说他愿意试试。

可是他还是沉默了,只凭冲动答应,在黄少天看来是对叶修的辜负。


“老叶老叶老叶老叶出来PKPKPKPKPK!你他妈的抢BOSS扔下我先跑我还没跟你算账,不给你按在地上摩擦我就不姓黄。”

黄少天疯狂地戳窗口抖动,他和叶修自见面后依旧默契地没断联系,平时一切照旧,叶修从不提这件事,给了黄少天充足考虑的时间,黄少天装傻充愣权当做没有这件事,内心却越来越焦躁。
他想在竞技场里和叶修酣畅淋漓地打一架,焦躁不能怪叶修却是来源于他,黄少天非常想跟叶修分担,但也就是想想而已。诉说会带来距离的改变,他负担不起别人的真心,捧在手里就不敢走一步,生怕磕在地上。

“跟我姓叶也行。”叶修给了回复,黄少天被梗了一下。
“房间1167,密码:0810”
“速度点啊少天大大,过期不候。”

黄少天切了一声,进了竞技场。叶修的技术没得说,他那诡异的自制武器好像又加强了,连招更难躲,最后憋屈地躺在地上被摩擦的人是黄少天的角色。画面里装备花花绿绿辣眼睛的散人君莫笑收了伞坐下来,正对着小剑客流木的脑袋。黄少天没有说话,耳机里听得到叶修的呼吸声,轻轻的咔嗒声一响,黄少天想也许叶修是点了根烟。

“少天啊。”看不见叶修的表情,语气有些低,压在喉间,轻轻地念出来,黄少天浑身一抖。“少天你啊。”叶修又不说话了,黄少天浑身燥热,感觉得到汗液的蒸发。“少天你那篇文的结局,怕不是孤独终老吧。”“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老叶你给我从实招来你是不是能钻进我脑袋,这都能被你发现。”“少天你啊。”叶修停顿了一下,语气很轻地说了后半句话,“你可以更相信自己和别人一点的。”

黄少天退了游戏,打开文档,面对着空白的界面一个字都敲不出来。叶修说的对,他对自己和别人都没有信心,叶修为什么喜欢他,为什么是他而不是别人。

黄少天忍不住戳开了叶修的QQ,没头没脑地发了一句“为什么是我”过去。手边的电话响起来,清透的女声满不在乎地唱着,黄少天划开电话接听。前两秒无人说话,叶修的呼吸声起起伏伏,末了喊了声少天。叶修问他,为什么不是你。

芸芸众生里面你是独一无二,谁是完美的人见人爱的大众情人,很重要吗,恰巧是你,很高兴是你,仅此而已。黄少天听得懂这样的潜台词,挂了电话后他对着电脑空白的文档发了很久的呆,他觉得他写不出来。


当天他发了存稿,这章里主角折腾着他那个很破的小飞船,不幸坠在一个满是沼泽的星球,他在这里认识了一株会说话的生物,他扎根于泥沼中,等待着从距这里有八百光年的马尔夫星云迁徙而来,穿过磁暴飓风的鸟群。

评论区底下依旧是保存过后的抢沙发的人们,还夹杂着对他过了几个小时还没有删文的惊讶,不喜欢他的人照旧像往常一样嘲讽他,一条被撕的惨不忍睹的评论里赫然写着“有种删文有种你别写啊。”黄少天兴致突然起来,他从来不是写给别人看的作者,写作对他而言不过是找点乐子的一种方式,他只打了两个字的回复。

回复评论“有种删文,有种你别写啊”:没种。

回复过后像是想通了一样,他把提前写好的结局发给了叶修,在底下附上一句,“你怎么看。”

像是突然想通一样,黄少天一天之内连更了三章,评论底下全是他粉丝的嚎叫和表白,一群人在狂喜乱舞。黄少天翻了翻评论区逗得笑了出来。枪淋弹雨给他发了一长串消息表示惊讶感动不适应,黄少天发了个得意的表情过去,便不再理他。

叶修一直没回消息给他,黄少天下午睡了一个觉起来后刷了刷微博,叶修po了张新画,画里面是浩瀚的星海,开满了花,花影间停着一艘小小的船身打满补丁的飞船, 船身上坐着两个面目模糊的人,其中一个的左臂是机械骨头,他们对视,看上去无边温柔。

黄少天动了动手指,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是在微笑着的。

夜雨声烦V:就试试呗//@一叶之秋V:只是很想认识你,愿意和我试试吗[图片]


不用想那么多,因为会有缺点因为会不完满,才有能完美契合的拼图。既然你只是很想认识我,我也恰巧很欣赏你,那就在一起试试吧,毕竟我,找不到不喜欢你的理由。


夜雨声烦:有没有人来两把竞技场?我快无聊死了!有没有啊有么有!来的扣111111111111

海无量:妈的你还是去删文吧,日更三章叫我们怎么活!

石不转:+1

一叶之秋:111111111111


有种你就别删啊——有种。有人看得见我,有人能领会我要表达的东西,有人愿意接受,我这么帅,干吗要删?

黄少天给叶修发的结局里面,主角最终到了宇宙尽头,那里出乎他意料的是一片花海,有一位看花人在那里把玩着星星数着时间,等待着另一个人的出现。

正如叶修一直在等着黄少天。


改变得不知不觉。

一叶之秋V:简介:兴欣画师。夜雨声烦官方认定,你值得拥有


——FIN——
感谢你的时间

忘了写:BGM是基友安利我的gasoline,推荐一下。也给你看我文的那个基友道声祝福,万事如意。

评论(49)
热度(392)

© 不行于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