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你好啊。
全职叶黄,不写张佳乐的乐厨。
等待有天天涯仗剑,去找一片海。
偶尔想要表达一些东西,承蒙错爱,感谢你目光逗留的时间。

王怜花。



王公子啊。

绯衣如火融入天边云霞,笑的恣肆潇洒的洛阳公子坐在栏杆上,露着一双白皙的脚。他手里拿着一把翩翩的扇,摇啊摇地挡了半张脸,只有一双明亮湿润的桃花眼在眨。

王怜花很少以真面目示人,有幸见过的人实在不多。见过的人,要么活的很好,要么死的很惨。

沈浪是第二种人。

他饶有兴味地看着王怜花,眼神像是无波的水。随后他的嘴角微微的上扬了一下。江湖上有的是为他一笑而倾心的女人,这着实不是很奇怪的事。沈浪的笑容很安稳,好像这世上没有什么人、也没有什么事能击碎他的笑容。

曾经威震武林的快活王也不能。

然而唯一能做到这件事的人就坐在沈浪面前的栏杆上。他整个人被风吹得晃动,微风时不时扯开他的衣衫,绯红的衣衫衬的他肤色白的透明。王怜花已经合上了折扇,绝色的一张脸沐浴在霞光里,轻易能叫无数英雄儿女折腰。

而沈浪迎着王怜花,隐晦而赞赏地看了一眼,唇边的笑容落到了实处,发自内心的愉悦一样。王怜花的扇子便在手掌上敲了敲,更加愉悦地笑起来。

他上上下下打量着沈浪,沈浪看上去实在不太好,朴素的青衣沾了尘土,灰扑扑的叫养尊处优的王公子皱了皱眉头,委实嫌弃。

“沈大侠。”王怜花笑盈盈的,“别来无恙?”“嗯,王公子呢。”沈浪微微笑道。自从他看见王怜花,唇角的笑容便没消退过。

王怜花这人露出真容时必定是红衣翩翩,姿容潇洒。此时饮罢了酒胸襟微敞,兴致盎然的模样难得一见。沈浪只觉对方色若春花,艳压桃李。

可这话说不得,若是说了,那从不给人看真心的小恶魔怕是要恼。所以沈浪只是笑。

自沙漠归来后三年不见,故人一如往昔。

“我?”王怜花笑得开怀。“我在找你啊。”

这倒是没想到的回答。

“若是你不在,总觉得少了些趣味。”王怜花说着,冲沈浪举了举杯。

是了。偌大个江湖若没个对手,可真叫人难过。



不等零点了。 提前祝我生日快乐。
即使没人看也还是说一句,承蒙不弃。
很高兴遇见你。

愿此后光风霁月,可得天下。

评论(2)
热度(5)

© 不行于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