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无意趣(八)

来迟了,剧情收尾不想太仓促,本章依旧没有结局。QAQ


杭州还没逛够,武林大会就要开了。西湖飘着轻雾的水面上近岸的地方围了一圈画舫,水面中间飘满了采莲蓬用的小船。掐指算算差不多该是这么个吃莲子的时节,难得清静的西湖今年热闹更胜去年,嘉世在水面上铺了浮桥,设了六条道引到画舫上去,登上画舫的口子有专人登记。堆着笑写着小楷登记的中年男子身边都站了几位姑娘,水水嫩嫩袅袅娜娜,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甜甜的笑,看着就要人心里敞亮。

 

黄少天跟着叶修慢悠悠地从浮桥上走过来,手里拿着把折扇摇啊摇,遮住了大半张脸,只有一双亮若星辰的眼睛露在外面,黄少天从嘴角往外挤字,瞅也不瞅叶修,“老叶,这陶轩看来没少下血本,就站在各个船头这几位姑娘就身手不凡,也是难为陶轩闲的没事干吗找这么些个大姑娘出来,哪个世家哪个名门来这套啊,白瞎这些个小丫头,我估计她们笑得脸都僵了,唐突美人看着可真心疼……”“心疼?”叶修有点好笑地瞄了黄少天一眼,略微有些长的眼尾沾了笑意,黄少天心头就是一荡,随便说了点什么扯了过去。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黄少天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冷静自持长了腿一样跑没了影,自古英雄难逃美人关,这美人性别换成男也是一样。黄少天突然间特想抽自己一巴掌,这除了眼瞎的,谁还能觉得叶修算得上是美人,就是黄少天看叶修哪里都好都举世无双都风华绝代,想到美人这俩字,手臂上都冒了鸡皮疙瘩。

 

叶修今天穿的衣服特随意,黑色麻布的衣服松松垮垮地罩在外头,也没穿里衣,抬抬手衣袖滑下去露出一段苍白的手腕来,长发没做打斗的准备,在脖颈处用发带束一束,没吊起来。就这么一身,和黄少天记忆里那个持枪挑了他长剑的身影几乎重合。前尘如水,在他冰封的心里的裂缝间流动,偶尔撞上一块浮冰,他心里就是一荡。

 

船头的姑娘盈盈地一笑,浸满了甜言蜜语的眼睛看过来,柔声细语地道一句“二位少侠,里面请。”黄少天晃着折扇暗笑,太年轻的还是不够看,小姑娘嘴角还挂着清甜如菱角的笑容,眼睛里还是露出些惊疑不定。难怪,黄少天穿的短打压在长袍里面看不出来,外面的青色外袍腰间挂着块白玉,插了枚乌黑的木簪,手上还摇着折扇。尤其是那一双眼,澄如秋水,浅的也像秋水。光阴有时不留痕迹,只藏在眼底,而黄少天的眼睛清亮得有点轻佻。武林大会里各色人等都有,就是没有这样的人。

 

世间事如沧浪之水,清浊俱混为一谈,谁能抱持一颗七窍玲珑心不惹尘埃。

 

 

 

“咦?”黄少天倚着栏杆,目光扫过人群,“老叶,你看那人。”黄少天遥遥地指向正对面的船上竹青色外袍的一人,该人是名身形修长的男子,平静地半靠在栏杆上,抄着手,八风不动。叶修定睛一看,笑了出来,“这是王大眼儿吧,不在家带孩子跑出来凑热闹?”黄少天没接话,盯着王杰希不放,微草就这么一位教主,护法方士谦早就隐退,潇潇洒洒地甩手就走,偌大个微草,王杰希忙得能转成陀螺。喻文州私下里跟他说,王杰希操得是为人兄为人师的心。前些年王杰希捡回来一个小少年,走哪里都带着,俨然是当着下一任教主在培养。如今王杰希冷冷清清一个人,歪在栏杆上,悠然自得的样子。这微草魔君、天外散仙的人物,近年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只闻其名。

 

他来做什么。

 

王杰希遥遥地冲着黄少天、叶修点了个头,毫无形象地抄着手踱了回去。画舫上刚都摆了软垫,武林中人大多不挑,随便往船板上一坐,杀伐的气质和精致的画舫分外不合拍。东头的画舫上站出来一个青年汉子,声洪如钟,站他旁边的干瘦小老头儿举着个铜锣,配合地敲一敲。对耳音极敏的前斗神和剑圣来说,这一声回响有点震耳朵。

 

就听那汉子说道:“各位英雄为武林动荡,抛别门户之见,聚集于此,实乃武林幸事。近日有心怀叵测之人,欲行不轨之事,搅乱如今清明世道。嘉世虽小,愿出绵薄之力,故发此英雄帖,愿天下侠义之士同仇敌忾,保佑天下太平;也愿得见后起之秀。还望今日诸位以武会友,点到为止,不伤和气。”

 

黄少天听到这里就没了耐心,“老叶。”罕见的叫了一声就没了下文,黄少天自嘲地笑笑,全是讥刺的意思。又是失态,黄少天咬了咬牙,什么话都没说。叶修眼皮垂下来,睫毛的阴影挡着眼睛,叶修看着他像是在看着滔滔不绝的江水。他像是在目送着江水不断地向东逝去,川流不息,但是又清楚地知道长河浩浩,周而复始,它不会走,它始终都在。

 

你凭什么笃定,黄少天想。你凭什么那么坚定地相信我必将理解你的所作所为,凭什么相信我必定站在你身边陪你直至我们天人永隔,或是我身殒魂消。

 

我就不能有半点私心吗,希望你能与我一起走过千山万水,浪迹天涯也好,归隐山林也罢,就一路陪着我平安喜乐,无忧到白头。

 

不可以吗?

 

不可以吗。

 

可以吗……

 

黄少天退了一步,一屁股坐了下去,给了叶修一个白眼。湖中间的小船上两个人打得开了花。先上场的都是杂鱼,多数修外功,硬碰硬没什么水准,倒也好看。一个剃着光头没有戒疤的假和尚鼻血纷飞,甩在空中还挺好看。黄少天心情不好,索性坦坦荡荡地幸灾乐祸,拍着手笑得开怀。叶修一直看着他,眼神晦暗不清,只有浓密漆黑的睫羽和狭长的微微上挑的眼尾沐浴在光里面。

 

叶修什么都没说,黄少天感激他的沉默。

 

可以吗,当然不可以。世上只有一个叶修,他若是卸了肩上的担子,谁来抗呢。若是连他都不明白叶修的心思,又有何人懂呢。

 

知我者,谓我心忧。

 

 

黄少天最开始还看得津津有味的,马上就腻了。再上来的人都有点内功根基,打得不如先前好看。嘉世在处事上没得挑,讨得无数欢心,叶秋如今声名狼藉,嘉世的推波助澜功不可没。

陶轩商人出身,细心周到,每艘画舫上都摆了些酒水糕点,瓜果。黄少天捡了块咸蛋黄裹的糕喂到嘴里,他不是很喜欢咸口的食物,偏爱甜一点的点心,可年少时跟着叶修江湖游走,硬是被带成了甜咸不忌。黄少天嚼着糕,时不时喝口酒水。摸爬滚打的粗人不讲究品酒,越烈的越好,也就只有叶修这个另类一口酒都喝不了,黄少天是魏琛方世镜两个大混混带出来的,也喜欢极烈的酒。一口酒咽下去,从喉咙开始烧,烧得浑身发热,然后唇齿生香。黄少天就喜欢这样。

 

叶修没什么动作,缓缓坐在黄少天身边,按照他平日口味捡了些糕点过来,黄少天性子上来,连灌了好几口,清冽的酒液从他嘴角蜿蜒而下,黄少天用手背蹭一蹭,薄唇上水光潋滟。叶修劈手夺了他手上的酒,想说些什么,几经辗转落了个无奈的笑容。黄少天也不恼,双手撑着身子,目光越过湖心,看着天边漏出的几只水鸟和淡的看不见的云烟。喝彩声,叫骂声,打斗声,谈论声混成一片,黄少天看着天,面向轻柔的江风,渐渐地入了定,其余声响充耳不闻。

 

要说剑圣也是心大,要杀龙最好的办法是困其于浅滩,想杀人最好的办法可能是偷袭,下毒,引诱,总不是决斗。多少高手,一代宗师的人物都死于小人暗算,他年少成名,顶着妖刀、剑圣的名号,堂而皇之地在这之下入定。可见是对叶修相当放心,也是对暗算相当不在意。叶修只有乖乖地替黄少天护法,守着他不让别人有可乘之机。

 

新上场的少年瘦瘦小小怯怯生生,站在场中央的气势还有点畏缩,底下乱哄哄的,小少年小声说出想挑战人的名字,全场鸦雀无声,连叶修也轻轻地“咦”了一声。“你咦什么?”黄少天刚刚结束了入定,半睁的双眼里精光闪烁,“这小子,说要挑战微草王杰希。”武林大会举办目的自然是挑选武林盟主,王杰希近两年专注微草教内事务,没想到会在这儿出现。再者说王杰希何等人物,挑战他?

 

“这,好像是高英杰?”黄少天皱了皱眉。叶修和黄少天对视一眼,那厢王杰希踩在栏杆上,翩然而跃,风吹柳叶般落在了湖中一座小船上,抄着手冲高英杰点了点头。先前那汉子报出了高英杰的名字,一片哗然。武林盟主的名头不止是一人之事,更是一派之事,自家内乱岂不让别人捡了便宜。高英杰一副信心不足的模样,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先出手的是高英杰,少年咬了咬牙,下了很大决心,抬手一握拳拉开架势直冲王杰希扑来。高英杰功夫是王杰希亲传的,微草魔君与人动手从不带兵器,只凭一双骨节清晰,微微浮出筋络的手。夺了别人什么武器,自己就拿着什么武器。归隐的方士谦以前常跟着王杰希,专门负责给王杰希递兵器,见到什么就是什么,没见王杰希对什么武器有偏爱。高英杰也是这样,少年刚刚抽条,干净的手攥成拳,悍然袭来。

 

王杰希见招拆招,随手左拨右推,挡开高英杰的攻势,一路且战且退。尽管并未落得下风,高英杰步步紧逼,不太有自信的少年一双手一旦抬起来就像变了个人,心神安定,进退有法度。两人交战速度很快,只见两人被掌风激起的衣袖。王杰希很快就退到了湖中心交战区域的边缘,王杰希脚下一点,腾空而起,宛若一飞冲天的飞鸟。高英杰双手快速拍出,掌影遮天蔽日地袭来,不留一点破绽,这没有名字的一招是王杰希的独门招式,高英杰未满二十,身手如此了得。

 

王杰希进无可进,足尖擦着水面一掠向后,轻飘飘一个转身又站在了船上。微微笑着看着高英杰,嘴唇微动,大概是说了一句话。随后一路踏水而归,迎着众人的目光坐回原来的位置,自顾自喝了一小口酒。

 

师徒相争,居然是王杰希落败,高英杰呆呆地伫立原地,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半晌,一声响亮的叫好声越过满座沉默而出,众人像是被点醒了一般,纷纷喝彩起来。叶修和黄少天再次相顾无言,随后黄少天和着满座叫好声举起了酒杯。

 

不为高英杰,为敬王杰希。高英杰不愧天才之名,根骨奇佳,稳扎稳打。而叶修和黄少天都是见过昔日的王杰希的人,王杰希是真正的鬼才,初出茅庐就技惊四座,林杰放心地将偌大个微草压在王杰希的肩头,若是林杰能看到这个场面,该有多好。本次落败,是王杰希有意相让,微草魔君何许人也,让得不动声色。高英杰本性善良,不愿与人争锋,不大有与人一试锋芒的自信。王杰希默不作声地推了他一把,让他认为自己有这个实力。心中有赢的念头的人才能战无不胜,高英杰此后的路好走许多。

 

只是今日之后,魔君的名头传不久了,提起来大概只是一句英雄老矣的慨叹。

 

想蓝雨的卢瀚文也是如此,前浪未等看到逼近的沙滩,后浪已经席卷而来。黄少天举杯相敬,咽下一杯不知是什么滋味的酒。无论是他还是叶修都没有做什么评论,对王杰希这样的人来说,所有的评论都是误解。

 

个中人才懂的滋味,愿他甘之如饴就好。

 

“刚才那是文州?”叶修说。“是。”黄少天不愿多说,这是蓝雨的事。“可够热闹的,我刚才瞧见张佳乐了。”叶修顿了顿,“我看轮回也在那边?”黄少天微微一哂,“那可巧,我有个大消息告诉你。”“哦?”“我刚才还看见苏妹子了。”“沐橙也来了?”“嗯,不止她,她哥可也跟着来了。”叶修呛了口口水,咳得脊背直抖。“他来干什么?!”

 

黄少天心想,这还不得问你么。

 

呵,天下英雄齐聚于此,怕是得闹个鸡飞狗跳。

——TBC——

评论(27)
热度(74)

© 不行于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