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你好啊。
全职叶黄,不写张佳乐的乐厨。
等待有天天涯仗剑,去找一片海。
偶尔想要表达一些东西,承蒙错爱,感谢你目光逗留的时间。

【叶黄】光满人间

预:有伞哥   独叶黄

从此天上一个太阳,地下一个太阳,人间一个太阳。



夏日的阳光对习惯了电脑屏幕微光的双眼来说太过明亮,叶修眯了眯眼,缓缓吐了口烟。烟草的气味里裹了杭州空气的水汽,缓慢滞重的弥散开。

叶修抽完了最后一支烟,往上林苑门口走去。空荡荡的背包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肩膀,他踏着斑驳的树影,将兴欣与这十年荣耀一并放在身后。

门口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棒球帽压得极低,短袖衫花里胡哨宽大地掩着身形,微微垮了肩,晃来晃去。

于是叶修笑了出来。

黄少天转头时刚好望见叶修挂着浅淡的笑意走来,他身后明明暗暗漏了一地阳光,叶修脚步轻巧,漫不经心踩在沥青路面上,同踏着苏黎世的领奖台豪无二致。黄少天一个人前去迎接斗神安静的退场,四周蝉鸣正躁。

“我说老叶你叫我来这么早干什么……”回应的是一个拥抱,隔了一层心跳的距离,叶修轻柔湿润的呼吸在黄少天耳边起伏。他说“少天,陪我去个地方。”

“好。”叶修听到他的小太阳这么回答。


出租车司机不是荣耀粉儿,黄少天摘了帽子看窗外,一路沉默。

叶修在这样的安静中想起过往。那时候穷,他和苏沐秋坐不起公交,还是陶轩看不过去弄来一辆二手破车,两个轮儿。有需要的时候苏沐秋就载着他或苏沐橙招摇过市,留一串吱吱扭扭的声响。

苏沐秋蹬着车奋力前行的时候衣服总灌满风,老破车经不住蛮力摧残,时不时摔下链条示威。有时就只能让苏沐橙坐在车座上,由叶修和苏沐秋轮着推回家。

那时夕阳浓墨重彩,压不过少年一身光亮。


车停了,黄少天拉开了车门,叶修下车后牵过黄少天的手,手指穿过他指缝,掌心合上掌心,十指相扣。

“你看看吧,这是哥喜欢的人。”叶修看着暮碑上永远十八的少年,右手在衣袋里划着帐号卡的边沿,打好腹稿的言语斟酌再三,最后无声退潮。最后叶修也只能说,这是我喜欢的人,你应该还记得。黄少天认真地鞠了一躬,“你好,我是黄少天,叶修的恋人。”叶修将烟咬在嘴里,蝉声骤起间,无数支香烟压下去的往事重现,他呛了口烟,涕泪肆流狼狈不堪。

黄少天依旧在说着什么,并未回头。

叶修觉得可笑,有关故人的记忆是踽踽独行时最亮的光,是一直在燃烧的温暖漫长余生的火。分明温暖,此刻却在一阵阵钝痛。

他听到黄少天在说,叶修就交给我,到我也离去那天。

而后叶修埋在黄少天的颈窝,泪水落下的时候心上一松。

这样也好。


黄少天陪他回北京,再归队。飞机上不许用电子设备,黄少天就戴了耳机。他耳垂上一枚耳钉,蓝色的雨滴形。叶修的目光移过黄少天的侧脸,凑上去亲了口嘴角,就势歪在他身上,随便问了句你和他说了什么。黄少天像小豹子一样打了个小哈欠,随便答了句,就你和我的事呗。末了舔舔唇,小虎牙白的闪光,补充到“老叶我们抵了啊,你哭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叶修看着他泛着水光的唇,吻了过去。黄少天不禁撩,眼睛亮着,他问叶修“诶,你和苏沐秋是什么关系?”

一击即中。叶修被敲了下心门,故意用暧昧的眼神去看他,勾着笑不答。黄少天也不甚在意,躺回椅背正了正耳机。

联盟的剑圣光风霁月,胸中天大地大万事不挂心。夜雨声烦提着冰雨,偷袭暗杀都正大光明,是磊落飞扬的风华绝代。黄少天扔了这样一个问题,直截了当一击必杀,不带吃醋猜疑味道,仿佛他只在问天气怎样,风还是雨,还是个大太阳。 

是个太阳。叶修咬牙,又爱又恨,他对着黄少天的耳朵,舔了下他耳钉。“不知道。”“不过你们不像。”一点也不,完全不同。

黄少天抿着嘴角,闭了眼去睡。


云层很厚,松软的铺着。

叶修想起苏沐秋。

苏沐秋和黄少天不像。苏沐秋在世俗和底线间游刃有余地穿梭。在黑暗里昂扬向上的生长,散发光和热量。温暖明亮,生气勃勃。

黄少天不是,他纯粹,光芒带刺。第三赛季魏琛带黄少天来过嘉世。身量未开的未来剑圣抬起头来,眼中锋芒是刚出鞘的妖刀。他说“叶秋,你迟早是蓝雨的手下败将。”

叶修看着二十四岁的黄少天,彼时刚出鞘的刀是蓝雨如今的利刃,挥剑少有人敌。

叶修笑,黄少天的黑历史他有一箱子,苏沐秋也碰见过乱窜的小孩儿。断言过这小孩儿前途无量,可惜天才折戟,黄少天听苏沐橙提起一二,也曾暗叹世事不公。

十年来每次疲惫的时候叶修都只点根烟,看它一点点烧到尽头。好在他运气不错,一生遇见两个太阳,照亮艰难。许是这十年功勋下有伤口,他才突然感觉疼痛。

而黄少天说“我们抵了。”

第四赛季蓝雨止步那天,躲在赛场角落的叶修瞥见过叫骂着泪水奔流的小家伙儿。后来赛场后面遇见,小家伙比了中指,哽咽半天才说了句你等着。

后来蓝雨惨败轮回,他只说,我什么都不想说。

解释那件事的时候,叶修的心一直在酸痛。

此时他轻轻握住黄少天的手,略微安心。


北京人多,黄少天找到两个口罩,牵着叶修向机场外走。黄少天皮肤温度高,掌心的小火炉烫到叶修心底。烫开一汪心水,咕噜噜地滚着喜欢的泡泡。

在一起时间不长,喜欢比这早。心墙一点点裂缝,有一天轰隆地垮掉。苏沐橙笑过他。

黄少天表的白,国家队聚会时过来,开口就是我喜欢你,在一起啊。直白浅显,架不住听的人眼底万物复苏。感情是双方的事,像叶修对苏沐橙说的“别闹,哥真喜欢他。”

是,挺爱他的。叶修在心里默念,想起来忘了告诉苏沐秋这句。卖技能点攻略的事他和黄少天提了,气得人恶狠狠咬他一口,沉默了一会儿后抱着他说了句话,听的叶修红了眼把人按在床上。

在一起是两个人的事,关于叶修的过往和他的一切他都愿意展现。经年不愈的伤口见了阳光终于愈合,所以,这样也好。


这样也好,想是阴间太冷召你温暖,从此天上地下人间各自一个太阳,满世界都温暖明亮。

是我有幸,余生绕着颗小太阳转圈。

像他说的。

——叶修,蓝雨的冠军是蓝雨的事,我想要的我自己拿。

——叶修就交给我,到我也离去那天。

——fin——

叶神的不知道是指当时没有想过,后来就不能明白,黄少只是随意问,因为黄少不会吃这种醋的。 

有小伙伴找我玩吗@x@

评论(31)
热度(65)

© 不行于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