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你好啊。
全职叶黄,不写张佳乐的乐厨。
等待有天天涯仗剑,去找一片海。
偶尔想要表达一些东西,承蒙错爱,感谢你目光逗留的时间。

局外人【叶黄HE】

又名苏黎世后几天

——叶黄HE一/发/完结(这里叶黄党快来找我玩,求评论

 

置身事内者,偏装局外人。

 

眼前一片白光,睁不开眼睛。勉强能看清张佳乐挥动双手大声叫喊的身影,他在说什么?“大孙,我是冠军!我们是冠军!”满满的骄傲。——我们是冠军,黄少天终于清醒过来,他一巴掌拍上喻文州的肩膀,“队长我就说吧冠军肯定是我们的。”说完便笑的露出右边的小虎牙,像是洒满了阳光。

 

他看着喻文州捧过奖杯带着温润如玉的笑容递给张佳乐,他的目光掠过隐着笑意的张新杰,目光深邃的王杰希,看向独自一人站的有点远的叶修。灯光自那个人头上打下来,好看的过分的手指夹着一根未点燃的烟,几天来的熬夜使那双慵懒的眼睛下面有了淡淡的黑眼圈。似乎是无法掩饰的疲惫。

 

——可叶修在笑。洗去他平时自带的嘲讽,真诚而温柔。灯光打在他眼睛里仿佛流淌的银河。黄少天记起还在跟着魏老大混的时候,魏琛曾经问过叶修,“你想打多久?”“能打多久就打多久呗。”那是荣耀联盟还刚刚成立,十八岁的叶修也是如此的笑着,只是黄少天从未想过,原来那一个笑容就束/缚了他,心甘情愿的那么多年。

 

一恍十年,彼时变成此刻,站着的此岸不知何时被冲到时光的那一边,原来的一切都变成曾经。原来已经这么久,原来已经这么多年,黄少天叹了一口气。作为职业选手来讲,叶修也老了,疯狂燃烧的第十年燃尽了仅剩的职业生涯。意识已到巅峰,操作却再难以跟上,魔术师打法叶修已经应对不及,一枪穿云也偶尔可以用炉火纯青的押枪把君莫笑打倒在地。可是叶修没输,他从未输给过谁,甚至没输给时间。再过十年,荣耀依旧留存着属于他的传奇。

这就够了。有酸涩的感觉泛上来,像是刚喝过一杯没加糖的柠檬汁,配料里兑了一份小小的骄傲。

 

叶修回望过来,目光还是以往的漫不经心,平添了一份灼人的温度,黄少天看见叶修在用口型说:想我了。只是猜不到他的口气。

 

 

晚上在宾馆里大家都在大肆庆祝,孙翔和唐昊闹的不可开交,肖时钦张新杰喻文州王杰希四个半心脏聚在一起,讨论世邀赛的精彩赛事,剩下几个都在打电话分享夺冠的喜悦。黄少天本身就是闲不下来的人,跟张佳乐开嘴/炮开的不亦乐乎,同时忙着往嘴里塞各种零食,双颊鼓鼓的像只仓鼠还能说出话来不禁让人佩服。张佳乐坐在孙哲平旁边不停地开着反嘲讽。剩下方锐在旁边看戏再时不时补上几刀。

 

黄少天注意到周泽楷和孙翔离了座位,走向叶修独自倚着的窗台。不是有意的,周泽楷和孙翔所说的话清晰地打在黄少天心上,周泽楷只说了四个字“谢谢前辈”孙翔开口时带着别扭,嗯嗯啊啊半天也就说出来两个字“谢谢。”然后便急匆匆地回了座位。黄少天突然就很想笑,诶过自己也对他说一句话,大概最想说的也是谢谢吧,毕竟叶修就这么站在最前面站在最巅峰的地方,他的身影给人勇气,去追去赢,去成就传奇。

 

叶修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衣服上沾染了淡淡的烟味,好在并不讨厌。黄少天一瞬间找不到什么话说,他说“老叶,恭喜。”然后拿起茶几上的一杯果汁一口喝光,咽下去之后才尝到酒精的味道,“卧/槽猥琐方是不是你干的!”刚打算找人算账就看见楚云秀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刚好回座的李轩说“那是鸡尾酒,刚点的,最高度数。”你妹啊!

 

开了一个头之后大家放得开了,本来就图个庆祝当然要好好闹一闹。到最后全部被灌了酒,除了苏沐橙是妹子幸免于难,来看比赛的孙哲平要负责照顾喝多了之后更闹的张佳乐,以及一口酒妥妥放/倒的叶修之外。就连张新杰也有些头晕脑胀。黄少天迷糊的不行,往旁边一歪,便栽倒到叶修怀里。“我送他回去。”叶修叹一口气,便扶着黄少天的/腰/带他回房。某剑圣原本清明莹亮的眼睛现在沾着水雾/朦朦胧胧的,安静下来之后像是小动物收起了炸开的毛,团成一团乖的不行。叶修觉得心里软软的,忍不住用手摸摸了黄少天软软的头发。

 

真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

 

 

第二天黄少天醒来头有些疼,走出宾馆怔怔的掐着宾馆前种植的花,起床之后的起床气加上昨天醉酒,不是很好受。“少天大大怎么还是不爱护花草树木。”欠揍的语气。“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叶不修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不服来PK我虐你八百回!也不管好你们兴欣的队员!BLABLA”叶修笑了一下,“没办法,莫凡那小子只听沐橙的啊。”“不是我说你自家妹子被抢了怎么也不着急……””“咳咳,关我什么事啊。”苏沐橙的声音传来,黄少天不禁浑身一僵,然后在楚云秀和苏沐橙若有所思的目光里逃开。

 

只是个局外人,别入戏太深。

 

 

当天下午坐上了回国的飞机,叶修不知为何坐在了黄少天的身边,想要说话的黄少天想了想大概只能收到嘲讽便闭了嘴。云海漂亮的让人错不开目光,随着飞机的起伏,竟渐渐的忘了身边还有个人。叶修并没主动说话,黄少天这人的性格从比赛中便可以窥见。冷静而耐心,没有必胜的把握不会轻易出击,看上去轻佻却不容小看。真是,他居然甘愿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克制着自己把握适当的距离。

 

又不是你在看戏,站在戏台上的人何必非要出戏。

 

飞机转机,上海中转站。退役的叶修打算在兴欣做战术指导,时不时可以回家。黄少天和喻文州会直奔蓝雨反省下世邀赛调整下战术安排,下了飞机大概便要分道扬镳。下飞机的时候是已经晚上了,满天星辰。喻文州不知去了哪里,其他国家队队员三三两两站在一起,黄少天没有去闹的心思就呆坐在一旁。

 

“来送送哥?”叶修拎着手提箱笑着问。“哦”黄少天起身跟在叶修身后,遥遥一步的距离。没人说话,就这样走出机场。黄少天停了脚步,送到这里也就行了,接下来转身。就像那人退役后的生活,他也无法参与。就这样吧。

 

叶修不知何时转过了身,不知为何有点忐忑,看向黄少天的目光却是直率的。“咳咳,少天。”“愿意和我回家见家长吗。”——叶修看着黄少天的眼睛一点点亮起,带着潮湿/的雾气,“叶修你说实话你到底暗恋本少多久了多久了多久了。”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很久了啊,少天。

 

——FIN——


评论(21)
热度(64)

© 不行于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