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不完全逃生指南(一)

承蒙厚爱无以为谢,无意趣不坑,开一篇我流丧尸文,不打怪只逃跑。


一.请原谅并宽恕你幸运E的室友

 

 

改变黄少天命运的那天是个周末,502寝四个人剩他和郑轩懒懒地赖在床上,方锐拽了隔壁寝的老林跑出去享受生活,张佳乐上个月为了个耳机花光了生活费,被迫出去找了份兼职,在咖啡店跑腿。

 

工科院校里面都不把人当人看,实习和实验两位大哥锤炼得各位小伙子彻骨的酸爽。好不容易到了周末,补觉的补觉,出去玩的出去玩。郑轩这种能懒就懒的死宅到现在还窝在床上,被子拱成一团不知道干啥玩意儿。黄少天手底下机械键盘敲得节奏爆裂,打开的《荣耀》界面上剑光霍霍,对面举着伞的一团花花绿绿窜来窜去,黄少天耳机的麦克风贴紧唇边,小声地骂,“靠靠靠靠靠你这什么狗屎配色晃得本少都要瞎了,你还真他妈打算就练这个号啊。”黄少天舔舔嘴唇,金色的荣耀logo突然蹦出来吓他一跳,刚才还在蹦跶的君莫笑突然下线。黄少天愣了半晌,小小地生出些内疚,别是把人气跑了吧。

 

破旧寝室的木门咣的一声被踹开,黄少天坐在凳子上吓得带着凳子向上一颠,郑轩掀开被翘着呆毛目瞪口呆地瞪着门口,张佳乐呼哧呼哧地站在那里喘气,皱着眉。张佳乐脑后绑的低低的小辫子搭在他肩头,身上的棉卫衣腋下和胸前洇出一片深色。“乐乐你这是被谁欺负了,你说,我们一起去揍他。”黄少天憋不住话,郑轩抱着平板电脑疯狂点头。

 

不怪他们想多,张佳乐招人,雌雄都有,老少咸宜。张佳乐长得精神,干净秀气,气质忧郁,活脱脱一个美少年。美术系的一个学弟曾经抱着一捧向日葵等在寝室楼下给他表白,一时传闻飞满天。黄少天他们一想到这里,看向张佳乐的目光就“欲语还休”的,引得张佳乐一记白眼飞到天花板上。“外面丧尸爆发了,我们赶紧走。”“哦。”黄少天重新排了局竞技场,郑轩倚在墙边往下出溜,打算缩回被里。

 

“我真没开玩笑!”张佳乐一拳砸上门框,少见的严肃起来。“我做完兼职回来的时候看见有人当街咬人,活生生跟丧尸似的,被咬的人很快也跟他们一样了,起来就想咬正常人,地铁站我没敢去,跑回来的。就和电影里面的丧尸一模一样。”“跑回来的?来找我们?怎么不打电话?”郑轩坐直身子发出了疑问,黄少天联想起刚才君莫笑突然掉线,一阵心慌。“手机收不到信号,怕是大事,赶紧收拾东西我们走。”“额,乐哥,我们手机还能收到啊。”郑轩看向黄少天,黄少天咧了咧嘴,“满格。”黄少天少见地没说多,微信里面君莫笑还没回复,他是在心慌没力气再去笑张佳乐。

 

张佳乐摸出自己手机看了眼,眼角一跳,干张嘴说不出什么来。黄少天和郑轩互相看了一眼,都没忍心笑。

 

张佳乐者,幸运E也。——北工大人物传奇如是说。运气不好的人不少,张佳乐尤其运气不好,简直见者伤心——笑的,闻者落泪——肚子疼的。有多不好呢,作为室友的都见识过,撸方便筷子能被里面配套牙签扎到,买方便面能碰见没调料包的,买的书因为缺页调换,结果卖家没货。最终寝室集体出去撸串,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可乐一个喷泉献礼,事后老板娘特意过来解释,就那瓶是刚到的货,车上颠簸一路了,至此众人心服口服。

 

张佳乐握着自己刚才还收不到信号的手机一声呵呵。郑轩忍着笑,提了提真要是爆发丧尸,肯定是官方反应更快,有关部门有时候也能稍微靠点谱,更何况逃跑往哪儿边跑也不能确定,不如老老实实等官方的疏散消息。张佳乐想想也是,找了干净衣服去洗澡。北工大宿舍条件不好,洗澡都得跑去浴池,张佳乐拎着洗澡用具,过一会儿又臭着张脸回来了。

 

“怎么了?”

“停水!”张佳乐咬牙切齿地挤出来两个字,郑轩和黄少天毫不给面子的乐出了声。

 

到傍晚的时候方锐才回来,和张佳乐如出一辙的生无可恋,引以为傲的大眼睛耷拉着眼皮,直接扑到床上,脸埋在被子里面跟他们交代情况。“我靠外面那情况,真他妈赶上美国片了,满大街逮人就啃,还照脸啃,那叫一个深情。”上铺的郑轩缩起来叹了口气,“压力山大。”“我跟老林去逛个景点,就碰见这出,大家都在逃,还踩伤了几个。”“方锐你说真的?刚才乐乐也说,怎么突然间就这么爆发,你们俩又不在同一片地方,是真的出现了还是听说?”“黄少天你先闭嘴。”张佳乐头也不抬地拿着手机单手打字。

 

“黄少我可真没瞎说,我和老林都看见了。景点前面正排长队呢,就看见一个目光呆滞的男的晃晃悠悠从垃圾车里下来,一口就咬上旁边人的脖子。老林扯了我就跑,跑的我肠子差点没从嘴里出来。要不是学校整天要求早上跑步,怕是直接跪那里了。”没人说话,黄少天被要求闭嘴了,只好靠眼神拼命给郑轩传递信息。郑轩原本就有点懒散的眼神越发凝固,好像是在思索。

 

“哦对了,最后警/察来了。”方锐翻了个身,从趴着转成躺着,“控制住局面了。不过这事还是吓人,拍电影似的,我饭都吐干净了。”“这很奇怪啊。”郑轩嘟囔了一句,“怎么会突然爆发这种事呢。也没有新闻报道?”郑轩坐直了身子,抱着腿。“真的跟丧尸电影似的?”张佳乐终于舍得从手机上抬了头,“真的。信我。上来就啃,啃完就变成它们那样,还带挠的,我看着都觉得指甲要挠翻了,估计是变异了。”黄少天和郑轩齐齐倒抽一口凉气。

 

“不过看起来局面还控制的住,应该没什么事。”张佳乐把发圈卸下来,动手把头发散开。

 

黄少天正刷着微信,他人缘好朋友多,本来翻着朋友圈,消息传得快,连着几乎都是关于这些的,甚至有些还有图。通知群里导员发的消息,黄少天对着念出来。“各位同学,近日各处爆发不知名病毒,请同学们不要恐慌,尽量不要出校园活动,不得不出入时请上报给导员,得到允许后方可通行。学校除正门以外的门暂时关闭。请大家不要听信谣言,保持冷静。传播谣言的人将被严肃处理。”黄少天规规矩矩地念完了,翻来覆去琢磨这条消息的意思,“压力山大。”郑轩又嘟囔了一句他的口头禅。“总之规规矩矩的吧。”方锐抱着他床上的滑稽抱枕补充。

 

“你们要不要买这个棒球棍?金属的,防身挺好用。万一真出点什么事,也好防身。”张佳乐举着手机给他们看。“乐哥?”郑轩说。“我们三个都有锤子。”方锐继续说。“我们刚做完金工实习,而且以乐乐你的幸运值,还是别玩这么危险的了,我怕你轮到自己。”黄少天说。“靠,四个包邮!”张佳乐怒道,“再说你们那个锤子顶个蛋用啊!这得丧尸冲到你面前准备啃了才能用的到吧!”“乐乐乖乐乐不闹,买买买还不行吗。”“算我一个吧。”“乐乐你这就不对了你听本少跟你说这个锤子吧不一定非得离近了才用是不是……”“闭嘴!”

 

手机“叮”的一声提示音,君莫笑发来的,“没事,网吧网不好,掉线了。”顿了顿,又发来一条,“最近不太平,少出校门,注意安全。”难得的正经,君莫笑这人黄少天也算是熟了,很少这么说话,黄少天一揣摩,咂摸出点暖来。

 

耶耶耶耶耶耶耶耶夜雨不烦不烦不烦:我知道了,老叶你也注意点,下次可别去网吧了,我这面正要赢呢你就掉线了多不好,你说是吧是吧是吧。

 

过一会儿,传来一条,“呵。”黄少天关了界面,刚才光顾着心慌,这会儿给家里也发了消息,打算等睡觉前打个电话过去。张佳乐还在低头买买买,扔进寝室群的链接一个又一个,看得黄少天咋舌。

 

“其实校内应该挺安全的,这得多倒霉才能碰上混进校内的丧尸啊。有备无患而已。”张佳乐说。

 

“乐哥。”方锐喊了声,“乐哥内啥,这两天你别出门了,注意点。”方锐说。“+1。”“靠,滚蛋。黄少天你闭嘴。”“我还什么都没说你这人也太……”“你说了就来不及了,闭嘴。”

 

 

而黄少天没想到,不久之后他们将无比感谢此时张佳乐的所有行为。

 

——TBC——                                                   


评论(31)
热度(155)

© 不行于世 | Powered by LOFTER